您当前的位置:天津长安网 > 人物 > 长安之星 > 正文
下沉一线,护航“京武廊”的她:疫情不退,我不能退!
天津长安网 http://www.tjcaw.gov.cn  2020/05/25
  【字号:

  “来来来,咱先放下手里的活,说说今儿个的事儿,咱们最新的这个198号文件,咱把它落实,给各村发通知……”武清区大王古庄镇疫情防控指挥部的一天伴随着副镇长吴秋艳一连串的部署开始了。交待完工作,吴秋艳出门了,镇上的交通卡口、村口、工业园区今天得再走上一圈,只有掌握全面信息,她心里才踏实。作为分管卫生的下沉干部,疫情一开始,她就下沉到镇里。

  筑牢“京武廊”防线

  武清区大王古庄镇北与北京市通州区接壤,西与河北省廊坊市相连。地处京津冀交界这样的关键位置,不难想象疫情期间的防控难度有多大。刚从指挥部出来,还没等走到卡口,吴秋艳就接到了一通电话,说是城王路交通卡口出现了发热人员。撂下电话,吴秋艳和同事马上赶往现场。

  “京武廊”地形图

  大王古庄镇的城王路交通卡口是往返京津两地的重要节点,周边需要进京的车辆几乎都要从这里通过。特别是随着复工复产进度的加快,城王路卡口的压力成倍增加。吴秋艳最关心的点位就是这里,无论多忙,她每天必到现场。

  检查进京车辆

  吴秋艳在交通卡口解决问题

  “现在情况怎么样?”

  “他现在温度还是高,37.2°C”

  “那赶紧给他测一下腋下的体温。”

  体温有些高的人叫王大鹏,早上准备前往北京办事,在过安检的过程中,体温枪两次检测结果显示超37摄氏度。卡口执勤的工作人员当即上报,吴秋艳到现场了解完情况后,推测是车内和户外温度过高,加上王大鹏穿的又多,造成了体温过高,建议缓几分钟再做一次水银温度计检测。

  10分钟后,水银温度计上显示36.6°C,大伙儿都松了口气。这种情况,在疫情比较严重的时候出现过。眼下,交通卡口处已经基本恢复常态。目前,城王路交通卡口的日均车流量在3500辆,不到5000人。这是吴秋艳在参照北京勤务模式的基础上,同时开展疫情期间查控工作的结果。“经过的车辆咱们做到逢车必检,逢车必查,逢车必测。”吴秋艳说。

  测温

  交通卡口执勤

  临近饭点,吴秋艳想到镇里集中隔离的酒店,还有一个人在等待核酸检测结果,她放心不下,还是决定亲自过去看看情况。疫情期间,在大王古庄镇集中隔离点的人员是重点疫区和去过武清区发热门诊回来的人员。目前,集中隔离人员只剩下小武了,但吴秋艳还是坚持到集中隔离点看看。疫情严重的时候,这也是她每天必到的点位之一。“一个是看看我们的工作人员,一个是了解下隔离人员的情况。”吴秋艳说。

  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吴秋艳也是顶着极大的心理压力,把需要集中隔离的人员送到隔离点后,她能做的只有等待,这个过程让她备受煎熬,直到结果出来没有感染上,她心里的大石头才算放下来。

  在集中隔离点

  叮嘱集中隔离点工作人员

  疫情期间,大王古庄镇的确诊病例一直是零。尽管这样,吴秋艳和同事还是不敢掉以轻心,他们每天都要把镇上17个村子、24个镇属企业、300多个大小卡口全转一遍,所有工作都要检查到位,发现问题及时上报。年前她买的一双新鞋,还没出正月就穿成了旧鞋。

  按下复工复产“加速键”

  “疫情不退,我不能退!”短短八个字,是这个下沉干部对工作最好的诠释。在吴秋艳的工作日志中,第一页的内容是1月26日区里召开的新冠防控视频会,上面记录了每一项需要落实的工作。也正是从这天开始,吴秋艳下沉到每一个村子、每一个巷口。本子的最后一页截止到4月22日,其间不到三个月的工作内容挤满了整个笔记本,这其中,企业复工复产的问题让吴秋艳感到了压力。

  吴秋艳走访菜鸟供应链园区

  菜鸟供应链是坐落在大王古庄镇京滨工业园区的一家企业,也是华北地区最大的仓储物流配送基地。负责日常操作的员工有2200人左右,这里面有七成以上的都是外地人。菜鸟供应链是一家春节不打烊的企业,从年三十到年初六,采取的是春节值守班制,也就是留下了236名员工上班。“只处理一部分比较紧急的订单,24号接到疫情的通知,公司就进行视频会议。”作为华北大区人事负责人,刘国伟当时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了解到企业很多员工所在的地区采取了封村或是暂时取消交通的措施。

  企业初四就要复工复产,外地的员工回不来,加上春节积压的订单还有很多没有出仓,菜鸟供应链当时有700多的人员缺口。与此同时,该企业每天都要处理10万左右的订单量,面对如此大的订单量和人员缺口,菜鸟供应链每天都要开会,商量该怎么办。“让我们仓里面留守的这些同事,只能是疲劳作业。”刘国伟说。

  吴秋艳与菜鸟供应链人事研究对策

  吴秋艳得知情况后,和同事来到企业园区商量解决方案。她们想各种各样的办法,给大王古庄镇几乎所有村的村长打电话,给当地的劳务公司打电话。

  吴秋艳担心凑不够人,第二天一早就去村里挨家挨户的敲门,看是否有合适的人能够投入到企业的复工复产中来。此外,她还让各村每天定时播放招工信息。一边,她在村里张罗着用工问题,另一边,菜鸟供应链园区迎来了村里来的第一波人。

  为了能让陆续过来的村民快点儿投入到生产线中,吴秋艳协调了镇里的卫生所,给他们做体检。3月5日,菜鸟供应链共有150名村民上岗,补齐了用工缺口的问题。

  家人助力下沉工作

  吴秋艳和儿子早在小年就计划上了春节假期,享受着这次难得的母子出游。吴秋艳平时工作很忙,来到镇上这几年,几乎没怎么休过年假,只有春节能腾出几天时间。2020年的这个春节,她们要在云南度过,她要带儿子去看大象。

  吴秋艳与儿子周子烨

  当听到妈妈说要去云南看大象时,小子烨别提多开心了。他从手机上找了好多大象的图片跟妈妈分享,恨不得马上就出发。可是,还没到除夕,这份早就计划好的旅行被打破了。腊月二十九那天,吴秋艳接到区里通知,做好大王古庄镇疫情防控工作。作为镇疫情防控指挥部副总指挥,她必须马上结束假期,回到镇上进入战时状态。

  吴秋艳的爱人在武清区也从事乡镇相关工作,平时本来就忙,疫情一来就更忙了。考虑到爱人没办法照顾孩子,无奈之下,吴秋艳只好把儿子送回老家杨村,交给年近八十的父母照顾。孩子没送到姥姥家时,老两口每天简简单单吃两顿饭。孩子一来,首先吃饭的问题是不能含糊的,要讲究营养。这样一来,从买菜、洗菜、做饭,到督促孩子做作业的重担,落在了孩子姥姥李秀珍身上。

  一家三口合影

  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照顾外孙,为了能让吴秋艳夫妻俩全身心地投入到抗击疫情的工作中,年过七十的李秀珍成了夫妻二人背后的最大助力。可是,就在疫情期间,李秀珍摔了一跤。她患有滑膜炎和半月板损伤,疼的时候起不来床,医生建议多休息。这一摔,当时是没什么事儿,转天老毛病就犯了。这让50公里外的吴秋艳干着急,却使不上劲儿。作为女儿,老妈生病时本应该陪伴在身边。因为疫情的关系,变成了两老一小互相照顾。每当提起这个,吴秋艳就说亏欠最多的就是家人。

  周子烨照顾姥姥

  “既然我干这项工作,就要把它做好。”吴秋艳说。



来源: 津云 编辑: 范爱红
  版权所有:中共天津市委政法委员会
  津ICP备13002710号   技术支持: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