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天津长安网 > 三大建设 > 法治天津 > 正文
全市法院推动“僵尸企业”市场出清
帮助危困企业重整脱困 受理破产案件呈现快速增长
天津长安网 http://www.tjcaw.gov.cn  2020/01/13
  【字号:

  近日,从市高级人民院举行的天津破产法庭新闻发布会上获悉,近年来,全市法院紧紧围绕市委市政府决策部署,充分发挥破产审判职能作用,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僵尸企业”市场出清,帮助危困企业重整脱困,为我市经济高质量发展和法治化市场化营商环境建设提供高水平的司法保障。

  依法受理和审理破产案件

  全市法院受理的破产案件呈现快速增长。2017年全市法院受理强制清算和破产案件453件,2018年受理强制清算和破产案件690件,2019年已突破700件。审结渤钢集团破产重整案、国恒铁路公司破产重整案、旅游经济开发总公司破产清算案等一批具有典型意义和较大影响的破产案件。

  加强破产审判专业化建设

  全市法院高度重视破产审判队伍专业化建设。市二中院于2016年12月31日设立了清算与破产审判庭,市高院和其他中院设立了破产合议庭,各基层人民法院组建了破产合议庭或者指定专门审判人员审理破产案件。

  为优化营商环境提供有力司法保障

  从2016年开始,市高院先后制定了破产审判审委会纪要、执行转破产案件工作细则等指导性文件,对下级法院破产审判面临的新型、疑难问题进行指导和规范。市高院高度关注破产审判工作在优化营商环境中的重要作用,积极提高破产审判质量和效率。

  “国恒铁路”破产重整案

  天津国恒铁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系1996年3月20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上市公司,2011年至2014年期间因连续亏损,2015年5月21日天津国恒铁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退市,2015年9月15日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交易。2016年12月15日,天津国恒铁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向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案件受理后,经法院组织审计、评估、债权审核和资产调查等工作,发现天津国恒铁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虽然注册资金近14亿元,但负债多达37亿余元,且无任何固定资产,对外投资亦基本无法收回,债权受偿率为零。同时,天津国恒铁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还有8万左右的持股股民,如果对企业实施破产清算,股民利益会受到较大损害,社会关注度较高。针对案件实际情况,法院协调政府相关部门成立了清算组,并指定清算组为管理人。在法院指导和监督下,管理人多次组织与债权人、股民、战略投资人和出资人等协调沟通,积极盘活上市公司的“壳”资源,成功引入了多家投资人,重整计划清偿率提高至近11%。重整计划方案经各表决组通过,现已进入方案执行阶段。

  典型意义:本案系我市首例上市公司破产重整案件,债权数额大,涉及股民多,法院在审理过程中结合案件具体情况,注重上市公司破产重整案件的专业需要,协调有关部门成立了由包括金融监管部门在内的政府相关部门参加的清算组,依法指定清算组为管理人。鉴于天津国恒铁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上市公司的“壳”资源具有较高的重整价值,法院积极组织引入战略投资人,盘活企业资产。重整计划方案表决通过,为天津国恒铁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创造了企业拯救重生的机会,同时为提高债权清偿率和数万股民权益提供了有利条件。

  “维克食品”等破产清算案

  天津维克食品有限公司等两企业为在本市河西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登记注册的全民所有制企业,分别成立于1994年和1985年。21世纪初,两企业先后被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吊销营业执照,此后长期停止营业,成为国有“僵尸企业”。2018年11月8日,天津市企业兼并破产和职工再就业工作协调小组批复成立了清算组,对两企业实施退市清理。2018年12月17日,国家税务总局天津市河西区税务局以两企业长期欠缴税费为由,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

  案件受理后,法院依法指定清算组为管理人。因两企业已停业多年,具有资产明确、债权债务关系简单等特点,依照《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破产案件受理和审判工作若干问题的审判委员会纪要》有关破产案件繁简分流的规定,适用简易程序进行审理,精简程序期间,提升审判效率。经债权申报并审查确认后,依管理人申请,法院裁定宣告两企业破产,破产程序终结。

  典型意义:依法稳妥处置“僵尸企业”是落实市委市政府部署要求,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举措。本案系我市首例由行政机关(税务局)作为申请人,申请“僵尸企业”破产清算的案件。实务中,“僵尸企业”因长期不发生实际经营,资料缺失、要件不全、股东及工作人员失联,虽然仍存在于市场监管、财政税务等政府部门的企业名册中,但实际无人经营管理,亦不能主动办理企业注销手续。本案为政府有关部门通过司法途径出清“僵尸企业”提供了可复制的有益经验,拓宽了申请“僵尸企业”破产清算的方式。因“僵尸企业”没有或者少有可供清偿债权的企业财产,普通债权人往往缺乏申请破产的积极性。本案中,基于两企业拖欠税费、罚款的事实,由税务机关向法院提交破产申请,有利于实现“僵尸企业”合法、有序、快速出清和市场资源的有效释放。



稿源: 天津政法报   编辑: 范艺瀛
  版权所有:中共天津市委政法委员会
  津ICP备13002710号   技术支持: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