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天津长安网 > 文化 > 正文
声控密码
天津长安网 http://www.tjcaw.gov.cn  2020/11/20
  【字号:

  刑警老张面对一个保险箱一筹莫展。老张请来本城最好的锁匠,锁匠以专业的眼光围着保险箱转了几圈,烟抽了几根,研究了半天,仍然只有摇头的份。

  保险箱紧闭的门犹如大盗的嘴,怎么也撬不开。大盗梅应平是应城的惯偷,据应城的李队说,这家伙是个怪,也是他们心头的痛,许多高层楼房入室盗窃案都可能与他有关。然而,他在老家几次与刑警的交锋中,都死活不开口,每一次都侥幸逃脱。

  “他就是一只缩头的刺猬,再凶猛的狗都下不了嘴。”李队苦笑着说。

  梅应平被京山刑警盯上,缘于武宜公路京山沿线三镇连续发生的现金、金银首饰失窃案。从应城顺溜儿过来,一条线,窃贼溜门撬锁的方式,暴露了他作案的习惯。他以现金为偷窃目标的行为表明他与一般小偷不同,显示出他的棋高一着。这种偷盗指向的唯一性,正好与摸排过程中应城方面提供给京山刑警的角色定义相符,梅应平于是被确定为重点嫌疑对象。

  老张没有去梅应平的老巢抓他,而是在公路沿线的三个镇布下了大网,等待梅应平往里钻。老张偏爱守株待兔,这种老式的笨套路看起来了无新意,实际用好了灵便得很,侦查过程中屡试不爽。一个贼再怎么工于心计,贪得无厌终究会让他栽跟头。

  老张带人守了两天,幸运地在杨丰镇抓到了梅应平。光天化日之下,大盗的神秘其实也就是一个传说。在他身上,老张搜出了一张弹性很好的塑料胶片,此乃梅应平开门撬锁的工具。老张立刻去到应城,在据说全部由作案赃款构筑的梅氏三层小楼里,警方搜查到一个保险箱——罪证可能就藏匿于此,老张把它带回了京山。

  锁匠尝试了几下,保险箱纹丝不动,锁匠摊开双手表示“失败”。但他提供了一条思路,他说这是一个增设了声控密码的保险箱,通常密码为八个字,说我们可以试试。

  老张却要走捷径,人在手上,物在掌中,不愁梅应平不开口,虽然他也晓得这是块难啃的骨头。梅应平被提到审讯室,一抬头看到了那个保险箱,他的喉结蠕动了两下。老张看得仔细,知道他有所反应,老张说:“现在可以说了,一个铁皮箱包藏不住什么,正如纸包不住火一样!”

  梅应平坐下,他的脸孔迅速地恢复了原样。老张想这家伙心理素质真是好,刚一撩动,就立即平静,又是一副软硬不吃、咬定不松口的样子。老张的审讯开场白很严密,哒哒哒像机关枪连发,再看梅应平,这家伙正坐那儿听天书呢。

  老张怒斥道:“梅应平!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把情况想清楚。”

  梅应平阴笑,然后顽固地叫嚣:“你糊弄谁呢?坦白从宽,牢底坐穿,这我懂!”

  陪同审讯的侦查员很恼火,恨不得冲上去。老张却笑了,他看见保险箱的门自动开启,成扎的现钞和金灿灿的各样首饰放着光,散发出证据的光亮。

  梅应平一下子懵了,一句话,八个字,竟如此随意地泄露了天机。

  事后,这个保险箱成为京山城关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每一个谈到它的人都在设想,若是我,我会给保险箱设计一个怎样的声控密码呢?



来源: 天津政法报 编辑: 范艺瀛
  版权所有:中共天津市委政法委员会
  津ICP备13002710号   技术支持: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