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天津长安网 > 文化 > 心灵驿站 > 正文
我找肖警官
天津长安网 http://www.tjcaw.gov.cn  2022/04/12
  【字号:

  “同志,我找肖警官。”

  一位70多岁的老人站在我面前。她头发花白,脸有尘土,穿着的深色旧棉衣宽大得有些邋遢,手上拎着个大塑料袋,里面装着不少空饮料瓶。老人特别认真地说:“肖警官是我的社区民警,只有他管我,我找他。”

  我告诉她肖警官一上午都在社区警务室,可她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瘪着嘴,委屈得像马上就要哭出来。“你得帮我找找肖警官啊,我儿子把我的存折、身份证、医保卡都拿走了不给我,我没有饭吃,我得捡破烂卖钱啊。”她说着,把塑料袋提起一些给我看。

  “奶奶,您别着急,慢慢说怎么回事。”我安慰道。

  “同志,你看我的手,这么多老茧,这么黑,都是捡破烂捡的。我儿子不把东西还我,我一分钱也没有啊。”

  她伸出的一双手,果然黑黢黢的,还有股难闻的味道。然而我分明看到,她手上至少戴着3枚戒指、3只手镯,金的、银的、玉的。

  老太太看上去并不缺钱啊?我一时疑惑。

  “奶奶,您儿子留着存折,一定是帮您取钱吧。”

  “没有啊,他不给我啊!我找肖警官,我儿子把我的存折、身份证、医保卡都拿走了不给我,我没有饭吃……”她又认真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我拨通了老肖的电话,刚开个头,他就说:“那是何奶奶,患阿尔茨海默症3年,而且越来越严重,我和街道还有她的儿子做过很多工作。没关系,你让她说上一会儿,她就走了。”

  果然,何奶奶将同样的话说了4轮,双手伸出,让我看了4次她“没有钱”的手指、手腕。之后,她便走出了值班室。

  每隔3天,我就要在所里值班一次,差不多每个班都能见到何奶奶。肖警官在所里的时候,都会到值班室耐心听她说完几圈车轱辘话,顺着她的思路劝导一番。她“释放完能量”,再到派出所后院的垃圾箱旁捡上几只饮料瓶,才安心地转身回家。

  一天,一位中年男子走进值班室,询问户籍迁移政策的事。我看他有些面熟,辅警小林帮他查询时,忽然问了一句:“你是不是何奶奶的儿子?”

  “对,对,那是我妈,估计她一会儿又该来了。”

  “她说你不给她钱,让她饿着,是吗?”我好奇地问。

  “我是扣了她的存折和身份证,但我没办法啊。我爸十几年前去世后,家里都是我妈操持着,养活了我们兄妹四个。这些年她年纪大了,每次发工资都是我去银行帮她取回钱。3年前我发现,她拿了钱就去市场,不问价钱,见什么买什么,只要她提得动。有一次,她花掉手里的600块钱,提了一大袋没肉的骨头和臭鱼烂虾回来,还说要给我们炖肉吃。我觉得不对劲便带她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她得了老年性痴呆。后来,我每次就给她100元,但她转身就忘了钱放在哪里。她找不到钱,就说我没给她,见谁都说我扣了她的存折,我姐我哥都数落我的不是,我真是比窦娥还冤!唉,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谁让她生病了。”

  他走出值班室时,我说:“她这样天天往外跑,万一找不着家可就麻烦了,你给她兜里装个地址和电话吧。”

  他微微一笑:“不怕,她认识派出所,认识肖警官,也认识家,但她回家的路,一定是以派出所做起点。”

  后来我才知道,何奶奶不断重复着说过的话,是因为那些话她一会儿就忘。每次重复,她都以为自己是第一次说。

  我也知道了,肖警官在这个社区做了10年片儿警,每天在社区解决居民的大事小情,何奶奶只信他。

  我还知道了,派出所的年轻人喝完饮料,都把空瓶放在后院的固定位置,为的是何奶奶能够随时“捡到”。

  这一天,何奶奶又站在我面前,说去市场给孩子们买肉吃,但售货员收走了她的副食票不还给她,肉没买成。说着,她又露出委屈的样子,“得让肖警官帮我去要副食票啊,不然我的孩子们吃不上肉啦。”

  她忘记了那么多生活中的细节,却一直记得孩子们要吃肉,记得派出所民警能帮她。

  我忽然觉得鼻子有点儿发酸。



来源: 天津政法报 编辑: 范艺瀛
  版权所有:中共天津市委政法委员会
  津ICP备13002710号   技术支持: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