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天津长安网 > 政法 > 正文
破解“执行难”
东丽区法院“分组办案”亮利剑
天津长安网 http://www.tjcaw.gov.cn  2020/10/26
  【字号:

  这天一上班,东丽区法院员额法官王顺就与法警李希闻开始落实前一天的工作计划。

  在一起故意伤害刑事案件中,关于民事赔偿部分,被执行人的家属起初同意给付执行款,但之后又反悔。在查询得知被执行人名下有还迁房分配名额后,两位执行干警前往街道办理了冻结手续。被执行人家属发现分配名额被冻结,彻底慌了,最终缴纳了执行款。

  “分组后人员固定了,大家经常在一起办案,也更加默契了。”说到这次行动,作为组长的王顺,提到了“分组办案”这一新模式。

  固定搭档 小组统一行动效率高

  据了解,东丽区法院执行局为应对“切实解决执行难”的新形势、新特点,于9月1日重新组建4个执行实施团队,每个团队由员额法官、法官助理、司法警察和书记员组成。

  案件分配时,除串案、关联案件外,均随机分配至各执行团队,每个团队承办的案件统一登记在法官名下。法官收到案件后,需要全面浏览案件材料、划清繁简、确定思路,在3个工作日内进行团队内部分配,逐案做出指示并制作分案清单备查。

  “以往办理执行案件时,法官要负责每一个案件的财产查找、异议审查、执行裁定、结案归档等全部流程,工作量大、执行效率低。分组后,每个小组既可以共同参与重大执行行动,也可分头行动,机动性、灵活性和执行效率都有所提升。”东丽区法院执行局负责人孙洪良说。

  2018年12月初,李某、于某因琐事争吵,继而发生肢体冲突,李某受伤。事发后,经派出所调解,二人自行达成调解协议,约定于某赔偿李某医药费、误工费等共计6万元。然而,于某始终未给付上述款项,法院判决支持先前的调解方案,但于某仍拒绝给付赔偿款。

  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后,于某东躲西藏,法院多次传唤仍拒不到庭报告财产情况,承办法官刘冠球决定对于某采取拘传措施。“以往像这类案件,需要提前与同事沟通,寻找‘搭档’,还要联系法警。由于每个人手里都有工作,‘搭档’的不确定性,会影响工作的效率。”刘冠球说。如今,机制有了变化,刘冠球将案件上报小组,组长徐文捷经过动员,大家于清晨6时集合,统一行动。

  执行干警赶到现场,确定于某身份后,对其进行拘传。其间,于某的妻子出现,并大声喊叫:“你们要是把他带走,我就不活了!”

  “遇到这样的突发情况,如果去的人少,被执行人还真有可能带不回来,但这次我们部署周密、人手充足,不光顺利对于某进行了依法拘传,也对阻挠工作的案外人进行了批评教育。”刘冠球对当时的场景记忆犹新。

  在去看守所的路上,慌了神的于某经过跟家人沟通,很快将执行款转入了法院账户,该案得以圆满执结。

  关乎荣誉 每个人都是办案的主角

  在一起离婚分割财产纠纷案件中,女方的个人物品需要从男方家搬走,但是男方不同意,理由是女方家人比较强势,曾上门对其“大打出手”,他一方面担心自身安全,另一方面也是怨气难消。

  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后,执行法官多次与当事双方进行沟通,最终定下了搬东西的时间。考虑到男方的顾虑,法院限定了女方前来搬家的人数。“到了那一天,肯定会有闲杂人员到场,围观、掺和的人一多,难免有不理智的情况发生。”作为组长,员额法官郑青竹召集小组成员,并给每个人都安排了任务。

  9月15日,执行小组成员按约定时间赶到现场。果然和法官预计的一样,女方这边来了不少亲戚,男方也喊来一些朋友。“女方家超过限定人数的都在楼下等候,男方这边的都去楼道……”按照先前制定的计划,法警维持现场秩序。执行干警一行人手持执法记录仪,进入房间清点、统计,并协助双方当事人确定物品归属。

  就这样,在秩序可控的情况下,大家忙碌了2个多小时,完成此次执行行动。当事双方对执行结果均表示满意。“小组共同行动,关乎荣誉,每个人都是办案的主角。”郑青竹说。

  在不久前郑青竹经办的另一起扣车案件中,被执行人有三辆汽车被申请人诉讼保全,但法院未实际控制车辆。10月9日,经追查发现,其中两辆车出现在被执行人公司楼下。获得该线索后,执行小组迅速集合,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其中一辆车,我们拖到了法院,另一辆进口车价值较高,车钥匙在公司负责人手上,现在对方在外地开会。如果强制拖车,一旦造成车辆损坏,在接下来的司法拍卖中,势必损害当事双方的利益。”现场,执行小组短暂商议,权衡各方利弊。随后,经过做双方工作,申请人同意车辆暂时交给被执行人保管,而对方则承诺,回津后将车交付法院。

  群策群力 棘手案件得以圆满解决

  几年前,一对被告姐妹将名下房产以8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原告,双方约定了腾房时间。没想到过户后,由于房价一路上涨,被告“坐地起价”要求原告额外加钱,否则拒不搬家。对于这一无理要求,买方自然不会同意,案件成讼后,法院判决被告限期腾房。

  然而,法院下达判决后,这对姐妹不但没有腾房,还将年过八旬的老母亲接到该房屋内生活。老人身体不好,被执行人将高龄老人当“挡箭牌”,拒不腾房,法官多次上门释法说理,也毫无效果。不久前,被执行人的母亲去世,她们又将老父亲接至该房屋内居住。被执行人出招耍赖,执行僵局该如何破解?

  “分组办案”新举措实施后,组长、员额法官王远宝带领组员们多次进行讨论,众人纷纷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和建议。最终,经过反复筹划、部署,小组成员一同前往腾房现场。

  当着老人和两姐妹的面,执行法官拘传了姐姐,对父亲和妹妹做出罚款决定,法警全程跟进。同时,执行干警劝说老人:“腾房这事您是案外人,但是妨碍执行,我们可以走司法程序,冻结您的退休金,如果不是考虑到您需要照顾,今天我们肯定依法将您的两个闺女一起拘传,凡事得讲理……”迫于法律威慑,被执行人的父亲和其商量后,最终同意腾房。至此,历时8个月的腾房执行案件得以圆满解决。

  孙洪良表示,该院将形成常态化机制,各办案团队每周都要针对拒不到庭的被执行人,自行甄选案件、设计方案,组织开展“清晨行动”进行拘传;每季度至少开展一次集中执行行动,铁拳出击、强势亮剑,切实维护好人民群众的利益。



稿源: 天津政法报   编辑: 范艺瀛
  版权所有:中共天津市委政法委员会
  津ICP备13002710号   技术支持:新浪网